《仙界寻美专家 》完整版(全文在线阅读)赛马会

时间:2019-11-11

  陆羽看着小萝莉娇憨的神情,笑着拍拍她的小脑瓜,道:“自然是真的,我骗你一个小丫头干嘛?”

  “呃,是啊,十四岁了。”看着薛玲珊那可爱模样,陆羽心头泛起圈圈涟漪,下意识道:“再不采摘,就要过保质期了呢。”

  这一看,却发现街上似乎突然变得嘈杂起来,一群人都朝着城南跑去,甚至有人直接架起飞剑,一时间万道霞光划破天穹,好不壮观!

  “赌斗啊!有两个家伙在城南赌斗!”那路人一脸热切的盯着远方,头也不会的喊道:“来仙都几十年了,第一次看到正经八百的赌斗啊!得赶快过去,晚了就抢不到好位置观战了!”说着不再理会陆羽,脚下生风,那速度都快赶上飞剑了!

  不过仙人赌斗这种事情陆羽也从没见过,作为一个敬职的酱油党,绝对有必要围观一下。哪知还没等陆羽开口,小萝莉薛玲珊已经拖着他的胳膊跟着跑起来,嘴里开心叫道:“仙人决斗啊!陆羽哥哥,快点!我们也去看看嘛!”

  作为两个初入仙都的菜鸟,陆羽和小萝莉只能用两条腿跑,那速度和其他人比起来,自然慢得跟蜗牛差不多,一会儿功夫已经被无数人超越,薛玲珊气得直跺脚。

  这时,一个流转着金光的小船从高空下落,船里探出一个脑袋,黑发如丝,面若桃花,朱唇微点,竟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!

  那美女朝着陆羽和薛玲珊喊道:“喂!你们!需要我载你们一程吗?按你们这速度,到了那儿估计其他人都回家吃晚饭了!”

  陆羽微微有些失望,这姑娘美则美矣,嗓音就有点太中性化了,一点都不够诱人。有了前车之鉴,陆羽连忙道:“我们刚从下界来,手里没钱……”

  美女愕然,随即莞尔一笑:“快上来吧,不收你钱,顺路!”接着随手一划,陆羽和薛玲珊只觉忽忽悠悠飘起来,然后落到船上。

  这小船看起来是用某种木材制成,两端窄中间宽,两侧四个木浆缓缓滑动,竟然就飘在空中了?陆羽和薛玲珊正震撼中,那个美女朝两人摆手道:“坐稳!”

  说话间,这小船突然停顿一下,随即陆羽就看到外面人影和飞剑“刷刷刷”后退,几个呼吸的功夫,就已经甩掉数人!感受着耳边呼啸的风声,小萝莉一脸兴奋!

  毕竟是搭乘美女的顺风船,陆羽觉得有必要寒暄一下,略定心神,他小心翼翼来到美女旁边,用最绅士的声音说道:“这位小姐,谢谢你载我们,不知道该怎么称呼……”

  陆羽话音刚落,那大美女猛地回头嗔怪的瞥了陆羽一眼,那一眼看得陆羽好感顿生,不过下一瞬间浓浓欲火就被一盆冷水浇熄。

  陆羽现在可是深有体会,一头猛虎“喵喵”乱叫,就已经雷得陆羽风中凌乱了,此刻一个千娇百媚看一眼都会冲动的大美女,居然凶猛地喊“哥是纯爷们”,这让陆羽情何以堪啊!

  陆羽仔细观瞧眼前这位“美女”长相,越细看越觉得和那个姜梦瑶倒是有几分相似,说不定还有些渊源,他好奇问道:“姜悠然小……兄弟,不知道你和道德宗姜梦瑶是否相识?”

  姜悠然听到陆羽的话,顿时吓得浑身一哆嗦,慌忙四处张望,好半天才回头狠狠瞪了陆羽一眼,道:“不认识。”说罢就别过脸去。

  此后无论陆羽如何搭话,自称姜悠然的“男人”硬是把后脑勺交给陆羽,专心驾驭飞梭,一句话也不肯赘叙。陆羽无奈,转身回到薛玲珊身边。这小萝莉仍然趴在船檐边上,眼睛一眨一眨亮晶晶。

  这小船的速度倒是快得出奇,没一会儿功夫就已经到达目的地。姜悠然头也不回,僵硬地说:“到了。”直接发动禁制,将陆羽和薛玲珊撵下小船。两人脚跟刚落地,就看到小船挟着万道金芒冲天而起,一去不返。

  薛玲珊一脸不知所措:“那位姐姐怎么了,她不是要看决斗吗?”敢情刚才陆羽和姜悠然的对话,小萝莉一句也没听到。

  陆羽苦笑,看姜悠然这般模样,要说和姜梦瑶没有半点干系,鬼都不信。他抓着薛玲珊细滑小手,道:“他有急事先走一步,我们赶紧去占个好位置吧!”

  此刻泉源仙都的城南已经乌泱泱围了不知多少人,里三层外三层。许是陆羽的运气实在好得过份,他拉着薛玲珊窜入拥挤的人群中,一路推推攘攘,居然被推进前排,再往前一步就要踏入赌斗区域了!

  这观赏位置绝对极佳,要说哪里遗憾,就是几位仁兄踩着飞剑上在头顶上摇摇欲坠的。飞剑这玩意陆羽刚入仙界时觉得神奇飘渺,现在看来根本就是交通工具嘛,一个人骑辆自行车悬在头顶,这感觉着实有些蛋疼。

  小萝莉薛玲珊却没有在乎这些,她抓着陆羽的手兴奋道:“快看快看,就是那两位仙人要决斗啊!”

  那个男的身着一袭深色劲装,脚踏一柄古朴飞剑,虚悬半空,双眼半眯,一副寂寞如雪神态,而和他凌空对立的是一名少女,脚踩转轮,淡青长衫随风拂扬,背负苍纹古剑,神色恬静从容,说不尽的闲适飘逸。

  四周围得人山人海,喧嚣热闹,而这两人就那么凌空对立,让人观之不由得忽略背景,仿佛这天地宇宙,除此二人再无他物。

  平心而论,自从陆羽踏入这玄黄仙界以来,所遇到的除了那如仙似魅的姜梦瑶之外,唯此二人给人的感觉最像仙界中人。陆羽仰头观望,一时之间竟然有些发懵。

  在他身侧,小萝莉薛玲珊已经激动的跟什么似的,不知是紧张还是兴奋,葱白小手紧紧抓着陆羽衣角,浑身颤抖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那么少女突然动了一下,四周顿时寂静无声。那少女玉手一展,背后苍纹古剑“呛啷”一声离鞘,出现在少女手中。她双眸如水,没有半点争斗之色,平静无澜的望着面前男子,轻声叹道:“三十年,你却终于不肯回到我们母女身边么?”

  那男子冷哼一声,却不见动作,双眼漠然望天,道:“天地不仁,万物刍狗!我既然打算凭凡俗之力,以抗天威,修得那无上大道,又怎会留恋红尘闲扰?轻尘,你既已入得这玄黄仙界,怎还贪恋尘间琐事,如此心境,如何得窥大道?”

  少女神色不变,再次轻叹,“我百般努力,得入仙界,所求无非是追寻你的足迹。三十年,于这玄黄仙界不过弹指之瞬,下界却历经沧桑,母亲年迈且病,她唯一心愿就是再看你一眼。举手之劳,你却无动于衷……”

  仿佛自语般说完,少女猛地抬头,双眸中现出滔天恨意,道:“既如此,我也不再多言。你如若败于我剑下,就随我下界和母亲见上一见!从此以后,你修你的天道,我过我的凡尘,你我老死不相往来!”

  陆羽微微叹息,幸好自己穿越至此,无亲无故,而在地球上也早就送完双亲,了无牵挂。正做感慨叹息状,就听身边一个哥们也是摇头叹息道:“唉,这少女真是不自量力。怎么可能打赢?”

  那人转头望向陆羽,无奈道:“你不知道,那个男的……”话没说完,场中那男子突然淡笑道:“好一个老死不相往来!轻尘,你若胜我半招,就算你赢。不过仙剑无眼,你既与我为敌,也别怪我不顾念血亲情谊,把你打杀当场!”

  说完举剑指天,那柄苍纹古剑倏忽间消失无踪,场地上却突现一条全有剑气构成的青色游龙,那条游龙怒号一声,巨大的身体蜿蜒咆哮着冲向男子!

  那男子见此,仍安然立于仙剑之上,周身岿然不动,右脸上却似隐似现的出现一道金色纹路,在那咆哮游龙冲到他面前三尺的时候,嘴里轻轻喝了一声:“破!”

  轻轻一声,仿佛打破虚空一样,周围酱油党都能听到一声清脆裂响,挟杂着滔天气势的蜿蜒游龙就在男子一声“破”下皲裂,顿时化为点点星芒,消失殆尽!青衫少女浑身一个趔趄,苍纹古剑回到手中,上面却有无数裂痕,原本流转着的流光异彩也变得极其暗淡。那男子仍旧纹丝不动,轻声道:“你我之间堪比天渊,螳臂当车,本就不自量力,我再给你一次机会,现在离去,我不伤你。”

  陆羽和薛玲珊初入仙界,看到那少女如此气势恢宏的出手,全都一阵晕眩,本以为会是一个精彩的决斗,却没有想到那个男的只喊了一声“破”就把她那绚烂的一剑花掉,登时目瞪口呆!

  边上那人看暂时不打了,忙把刚才的话接下去,道:“你看到了吧!那个男的是游仙派长老岳青岩,天人境十重的变态。而那少女,我刚刚偷算了一下她的修为,虽然也修出本相元魂,登堂入室,但是可惜,在岳青岩面前根本连盘菜都算不上!”

  陆羽听着他讲述,下意识的吞咽一下,突然惊讶道:“耶?你不是刚才我问路的那哥们?”

  “在下陆羽,是……”陆羽刚要做自我介绍,那人连忙拱手道:“原来是陆羽真人,失敬失敬。”

  人群中也立时出现一片嘘声,只见那少女听完岳青岩的话,浑身颤抖,猛地抬头,双眼一片赤红,一股淡淡绿芒自她头顶升腾而起,汇聚成一个巨大虚影!

  少女手握苍纹古剑,遥遥指着岳青岩,低声道:“我这条命本就是你所赐予,今日就还了给你,我不稀罕!”她头顶那巨大虚像同样手握长剑,猛地一动,霎时间天空都仿佛暗了一下,而那绿芒虚影不断壮大,周身隐隐中有电闪雷鸣之势,冲向岳青岩!

  陈禹鹏摇头叹息道:“傻女子,本相元魂受损,可就万劫不复,再不能窥天问道了啊!”

  岳青岩看到那巨大虚影袭向自己,眉头微皱,眼中也闪现怒意,道:“好!好!既然这是你所期盼,本真人就成全你!”

  在所有人眼中,岳青岩仿佛一瞬间变得无比高大,他没有像少女那样驱动本相元魂,但双颊两侧全都现出那奇怪纹路,背后也似有两道纯由灵气构造的旌旗随风而舞!

  岳青岩左手一竖,做虚砍状,一道赤红剑气冲天而起,直直的将少女本相元魂幻化的巨大虚影居中劈成两爿!这还不算完,那道剑气将虚影劈碎后,虽然力道稍减,却仍旧义无反顾的朝着少女劈去!

  少女眼中没有丝毫惊慌,却隐隐中带着一丝解脱,握剑的手忽然一松。赤红剑气呼啸而过,少女脚下转轮“咔嚓”裂成数块,而她本人则口喷鲜血,从半空跌落,这一过程中却吭也未吭一声。

  原本以为自己人品极好,所以才能在成千上万的酱油党中挤到一个好位置,但是此时此刻,眼看着那少女要死不死的就要落在自己跟前,边上群众包括陈禹鹏都呼啦一下散开!

  那少女“腾”的一声,已经砸在陆羽跟前的地面上,陆羽吓了一跳,他深知围观要诀,就是不能引火上身,拉着薛玲珊小手就要追随众人的脚步,哪知拽了两下,小萝莉却动也不动,不由得回头望去。

  薛玲珊愣愣的看着到底不起的少女,眼中涌现泪花,挣脱开陆羽的手,一下子就扑倒那少女身边。陆羽暗道一声完了,这小萝莉同情心泛滥了。

  岳青岩半空中冷哼一声,驾驭着飞剑倏忽间飞至,看也不看,随手就要再挥一剑。陆羽见状也顾不得其他,连忙冲到薛玲珊和那少女身前,张开双臂护住二女,大声叫道:“慢!”

  喊完这一句,陆羽就后悔了。明哲保身还来不及呢,自己居然也来趟这浑水,他看到岳青岩那一剑没有挥下,正皱眉望着自己,连忙说道:“阁下难道要赶尽杀绝不成?”

  他这一句话,身后那群围观党全都嘘了一声。岳青岩淡然道:“我已给她机会,她既然咎由自取,却为何不可赶尽杀绝?”

  陆羽回头看看那少女,瓷娃娃一般的俏脸早已没有半色彩,嘴角鲜血不断翻涌,却仍旧人事不省,而小萝莉薛玲珊满眼泪痕的看着自己,暗叹一声,道:“这是你女儿啊。”

  岳青岩道:“我修天道,灭人欲,本就没有七情六欲。修道之人率性而为,这人多次恼我激我,为使念头通达,也要将她打杀。”

  陆羽原是赶鸭上架,发现这实力强悍的岳青岩居然愿意和自己理论,心中暗喜,能讲道理就行。他抬头,深吸口气,道:“你说你修天道,灭人欲,却为何能被她所恼,为她所激?根本是一派胡言,会恼会激,说明你仍有七情六欲。但你将打杀血亲骨肉说的轻描淡写,我却不能理解!”

  岳青岩一怔,这才好奇打量陆羽,越看越皱眉,半晌,也叹息一声,道:“我四十岁入玄黄仙界,修道三十年,身怀术法七百种,却仍旧没法突破天人,达到归一,就是因为心中还存着执念,这人就是我的执念。如若不能亲手将她打杀,只怕永无道成之时。这一点,修为如你,自当理解。”

  陆羽心中暗想,双眼却认真的盯着面前仍踩着飞剑寂寞如雪的男子,道:“执念?既然她是你的执念,将她打杀就能消除么?要我说这是痴心妄想,等你手刃亲生骨肉,她构成的执念算是没了,但又会有新的执念产生,这一点你难道不懂?三十年道算是白修了!”

  陆羽都要佩服自己的胆量了,他装作若无其事帮薛玲珊将那少女扶起,回头见岳青岩呆立不语,心想刚才那些话也够这家伙思索一阵,这时应该再下猛料,他长叹口气,道:“千般术法,无穷大道,我只问一句,你他妹的可得长生否?”

  陆羽脸上无喜无悲,心中却急得跟什么似的,刚才那句话他都忘记在哪见过,顺嘴就溜出来,却不想众人全都一副痴呆模样,此刻再不开溜,更待何时?

  陆羽朝着岳青岩微一拱手,道:“话已至此,好自为之。赛马会数码挂牌图,”说完,装出一副云淡风轻模样,和薛玲珊一左一右搀扶着仍旧昏迷不醒的少女。

  在那一瞬间,陆羽感觉所有人的目光都积聚在自己身上,那真是火辣辣的目光啊!不过他此刻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高手姿态,视周围一干酱油党于无物,带着小萝莉和昏迷少女,四平八稳的走出人群。

  在一旁搀着少女的薛玲珊看着陆羽的眼神都变了,原本或许只有那么一点爱慕,此刻已经变成彻底的崇拜了。

  就这样不知道走了多久,看到周围已经再没有人围观,陆羽突然脚下一软,“吧唧”一声就坐到路边。

  他这一举动把小萝莉薛玲珊吓了一跳,赶忙将少女扶到一边,这才小心翼翼的看着陆羽,问道:“陆羽哥哥,你怎么啦?”

  陆羽擦了擦额角冷汗,看着薛玲珊好奇的眼神,嘴角咧出一丝尴尬,道:“腿软,走不动了,让我休息一下。”

  薛玲珊倒是没说什么,乖乖点点头就坐到陆羽旁边,小丫头很自然的抓着陆羽的胳膊,道:“陆羽哥哥,你刚才好帅呢!那人可是个仙人,你居然把他说个哑口无言!”

  陆羽心想,哥以前干过传销,不过说了你也不明白,他心有余悸的道:“幸亏那哥们没跟我动手,不然一百个我摞一起也扛不住他一剑啊!”

  “你不知道吗?哦,你不是被引荐上仙界的,所以可能有些东西不明白,你看这个!”小萝莉掏出一个翠绿小玉,递到陆羽手中,道:“引荐我的那个仙人给我的,仙都可不像下界那么混乱,一切都有规矩呢。”

  这回小萝莉可真惊讶了,眼睛瞪得溜圆,道:“玉简呀!你拿着它,把神识投入其中,就能够看到里面的内容了。”

  还真有这种东西?陆羽有些晕眩,他按照薛玲珊的讲解,握紧玉简,闭着眼睛冥思苦想,还别说,没过多久就感觉眼前一道亮光……闭眼睛太用力,出现幻觉了!叹息一声,陆羽睁开有些发涩的眼睛,把玉简还给薛玲珊,尴尬道:“还是你给我讲讲吧。”

  就在这时,倒在一边的少女“嘤咛”一声苏醒,缓缓睁开眼睛,她看到陆羽和薛玲珊,明显没反应过来,微微有些愣神,半晌才艰难坐起,冷声道:“你们是谁?”陆羽见少女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,不免有些想笑,扳着脸道:“谁也不是,过路的。”

  小萝莉噗哧一笑,那少女却不疑有他,朝陆羽点点头,低头思索了一会儿就要站起,结果身子一软又要摔倒。

  薛玲珊见状连忙扶住少女,道:“姐姐,我看你伤的很严重呀,别再乱动啦,一会儿帮你找大夫。”

  那少女确实没有力气了,任由薛玲珊扶着重新坐下,眼眸却不住朝着城南张望,陆羽道:“别想了,那个谁估计已经回去修炼去了。”

  少女皱了皱眉,这才有些回忆起来,看着陆羽道:“方才,你救的我么?‘千般术法,无穷大道,可得长生否?’……能讲出这般妙语,想必前辈不是默默无名之人!晚辈洛轻尘。”

  陆羽摸摸鼻子,认真打量眼前少女,青布长衫,乌黑秀发原本用一根发簪束着,许是打斗时候发簪被打落,此刻三千青丝瀑布一样披在肩上,脸上虽然没有一点血色,白得吓人,但是五官精致,精雕细琢一般,算得上是个小美女了。

  不过这小美女为嘛管自己叫前辈?还有那个叫陈禹鹏的酱油党,也称自己什么真人的,难道我看起来真的很像得道高人吗?要不要起个比较牛的绰号,像血河老祖啊什么的?

  陆羽在心里给自己一口气弄出好几个名头,但都不怎么满意,无奈道:“你叫我陆羽就行,我不是什么有头有脸的人物,估计整个仙界认识我的还不超过十个呢。”

  这么一会儿功夫,洛轻尘脸上也恢复了少许血色,她小心翼翼的站起,道:“谢谢前辈出手相救,但轻尘心意已决,拼了性命,也要去找那人再战!”

  薛玲珊一脸担忧道:“轻尘姐姐,你伤势严重,就算想要报仇,也得等养好了再去呀。”

  洛轻尘脸现一丝苦涩,道:“我元魂出体和他硬拼,此刻已被伤了元魂,就算伤势痊愈,修道一途也不可能寸进,不如找他再战,了却执念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薛玲珊还想再劝,却看到洛轻尘虽步履蹒跚,却坚定的朝着城南走去,急得不住回头示意陆羽。

  虽然这小美女看着养眼,但自己有几分斤两再清楚不过,今天一时冲动救下她,没引火烧身已经够万幸的了。但是不知怎的,看到薛玲珊那哀求目光,陆羽还是心中一软。

  “要我看……”陆羽略一踟躇,在洛轻尘期待的目光下,拉着薛玲珊快走几步走向洛轻尘,径自扶着这小美女的胳膊,道:“要我看,就先去吃点东西!天色也不早了,还得找个住的地方呢!”接着不由分说就拉着洛轻尘前进。

  陆羽表面正气凛然,但是当他粗手按在小美女的胳膊上时候,那柔若无骨的感觉,差点让他失神,下意识的就用力捏了两下。

  洛轻尘虽然感觉到陆羽手上用力,却没有陆羽那么龌龊的想法。在她看来,眼前这个男子绝对是真人以上境界的高人,因为她根本就感觉不到这人身上有丝毫修为。要知道就算是刚入仙界的凡人,最起码也该是养生境的修为,否则根本无法通过仙都之门。

  那只能有一种解释,就是眼前这男子刻意隐藏实力,而让自己天人境一重都没法看透……恐怕此人的修为,要比岳青岩还要强悍?!

  岳青岩在泉源仙都已是有数的剑仙,比他还要强却默默无闻,这种事情饶是洛轻尘也有些不敢置信,她左手悄悄捏起,径自推算,谁知和陆羽有关一切,全都如同镜花水月,迷迷茫茫看不真切。

  这一情况让洛轻尘微微吃惊,不由得抬起头来,这一看,脸色却微有些尴尬,出声道:“陆羽前辈,您……这是要去哪里?”

  在洛轻尘的指引下,路痴陆羽和薛玲珊终于找到一家饭店,吃到了在仙都的第一顿饭。

  那些食物在陆羽看来虽然品种有些诡异,各种食材他是听都没有听过,但做法倒是和地球差不多,陆羽甚至发现还有一道菜和软炸里脊很像,这让他纠结许久。

  洛轻尘虽然元魂受损,但是行动没有什么大碍,三人吃过东西,她随手扔下几枚玉币,说道:“我在这泉源仙都有一处居所,虽然占地不大,也没有个像样的灵脉,但是前辈和玲珊姑娘不嫌弃的话,暂时就住我那里吧。”

  三人一路上全都用脚走路,陆羽和薛玲珊是根本没有也不会驾驭飞剑,他倒是有心招手拦个飞剑,但自己此刻是得道高人,那么做实在有失身份。

  洛轻尘却以为陆羽深知自己元魂受损,没有办法驾驭灵宝,所以才甘愿跟自己一起走路,不由得暗自感激。

  一路走走停停,最后洛轻尘带着陆羽和薛玲珊来到一处空旷所在。小美女伸出玉手指着天空,道:“就是那个了。”

  陆羽和薛玲珊抬头望去,才看到一个小型岛屿虚悬在半空,周身环绕着淡雾青蔼,隐隐有清音仙鸣。

  陆羽瞬间呆立当场,心中不断估算这么一个浮空岛屿得需要多少钱,结果算了半天他也没算明白——他根本不懂这仙界汇率几何!

  也不知道洛轻尘做了什么,陆羽再次感到眼前明暗闪逝,结果就已经站在那浮空岛上。

  放眼望去,各色花草林木衬托着一处亭台楼宇,洛轻尘引着陆羽和薛玲珊走向建筑,道:“这里一共六间房,南侧那个我住,剩下的就随前辈和玲珊姑娘挑选了。”

  陆羽见洛轻尘神色疲倦,才想起这小美女还是有伤在身,虽然一点看不出来,他朝洛轻尘点点头,道:“你去休息吧,剩下的我们自己搞定。”

  将洛轻尘送回房间,陆羽又和小萝莉在这浮空小岛上溜达了一圈,才各自选了一间房,而且是挨着的。

  这房间虽然没有半点家用电器,不过单看格局的话,有床有桌有椅,甚至还有个立柜靠在墙边,一时之间陆羽甚至感觉好像进入的是一个装饰古典的旅馆。

 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那床像是一块平整的石头,这对于睡惯了柔软大床的他来说,不咎于一项严峻的考验!

  这也怪不得陆羽,主要是这仙界给他的感觉实在太不靠谱,又是“镇城神管”又是“计程飞剑”的,根本就是抄袭地球的世界设定!

  不过既然已经来到这里,陆羽也没那么大的心脏,虽然在外面看着人们飞来飞去的,他自己就一普通人。

  这一天够累的了,也顾不得洗漱,脱鞋上床,结果就那么呆呆的望着棚顶,辗转反侧,怎么也睡不着。

  “一连好几天没睡过床了,冷不丁躺床上还真有些不习惯。”陆羽深深叹息一声,满脸惆怅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房门“吱呀”一声被打开,薛玲珊抱着小枕头可怜兮兮的看着陆羽,道:“玲珊能和哥哥一起睡么?”

  小萝莉看到陆羽点头,开心一笑,小鹿一样窜到陆羽床上,放好枕头,然后乖乖趴在陆羽旁边,一把抓住陆羽的胳膊,大叫一声:“晚安!”紧接着闭上眼睛,似乎就那么睡着了。

  陆羽见此情景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顿时不知道是该乐还是该哭,看到薛玲珊熟睡的模样,粉嫩的小嘴上似乎流转着光泽,实在引人犯罪。

  平心而论,如果躺在陆羽身边的是个二十来岁的女孩,就算做出“过界就是禽兽”的承诺,他也誓要兽血沸腾一下!

  但是这小绵羊趴在大灰狼怀里,还一副非常有安全感的模样,陆羽还真就没法月夜狼嚎。

  带着郁闷,陆羽小心翼翼的移动身体,躺在薛玲珊旁边,想了想,伸手轻抚一下薛玲珊的小脸蛋,强迫自己闭上眼睛,不多时,竟然传出一阵鼾声。

  小萝莉悄悄睁开眼睛,看着呼呼大睡的陆羽,俏脸上浮现一抹笑意,往陆羽身上靠了靠,重新闭上眼睛。翌日,清晨。

  陆羽感觉耳朵有些痒,迷迷糊糊的张开眼睛,就看到薛玲珊乖巧的趴在自己旁边,半边身子都靠在自己身上,一张小脸娇俏可人,轻声道:“你醒啦。”

  小萝莉的白嫩小腿正好缠在他身上,陆羽都能感觉到那充满弹性的触感,不由得朝下身望去。

  薛玲珊见陆羽看自己的腿,精致的小脸微微一红,装作若无其事坐起来,穿上外衣,道:“玲珊今天要换仙都玉牒,然后去门派报道了。陆羽哥哥你呢?”

  陆羽感觉脑袋有些晕眩,半天才清醒,想起自己可是没有身份的黑户,万一被逮到不太好办,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也得去弄一个。”

  薛玲珊不知道陆羽口中的“弄一个”是什么意思,打了个哈欠跳下床,刚推开房门,就看到洛轻尘站在门外,举起一只手刚刚要敲门。

  洛轻尘看到房间里的景象,登时有些不知所措,呆立半晌,才脸色如常的说道:“原来玲珊和前辈已经起床了啊。”

  陆羽闭着眼睛,只听耳边风声呼啸,自己宛如海中沙粒一样起伏摇曳,不由得后悔万分,早知道不如搭乘那个猴头鼠目的家伙的飞剑了!

  吃过早饭后,陆羽就和薛玲珊、洛轻尘暂别,去寻找那个能帮自己鼓捣“仙都玉牒”的世外高人,但他初入仙都连路都不识,加上对于飞剑情有独钟,于是跑到闹市区拦了一“辆”飞剑。

  在他看来,飞剑这玩意个头不大,要站上两人自然得找个身材苗条的,要不然把自己挤得跌落到地就不好了。结果等了许久,居然被他发现一个魔鬼身材的女孩!陆羽想也不想,脑袋一热就把她拦了下来。

  飞剑这交通工具看着玄乎,其实乘坐起来不算困难,陆羽厚着脸皮问了几个注意事项之后,就登了上去。脚踩飞剑的感觉也没什么特别,就像踩着一块薄木板,只要不乱动一般也掉不下去。

  驾驭飞剑的女孩长相一般,但身材绝佳,青蓝布袍根本掩盖不住那俏丽的本质,陆羽站在女孩身后,双手不自觉的就扶在女孩盈盈一握的腰肢。

  这要是平时,陆羽肯定心猿意马,但此刻那飞剑在半空中歪歪扭扭,上下左右乱窜,陆羽死死抱住女孩才勉强保障自己不掉下去,没吓得口水横流、鼻涕竖飞就不错了,根本就生不了其他心思。

  如同煎熬一般到达目的地,陆羽递给那女孩一颗灵石,女孩见手中灵石,脸上现出难色,道:“我没有零钱找啊。”

  陆羽微微一愣,这可是自己从包裹里翻找了半天,挑出来的最不起眼的石头,看起来还是张大票啊,不过这东西来的容易,陆羽也满不在乎,笑道:“不用找,剩下的给你当小费,不过……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
  女孩看着手中灵石,笑嘻嘻的说道:“想说什么就说呀!您要是愿意,我以后专职给您做司机。”

  “不是……那什么,”陆羽想了想,道:“我觉得,你这飞行技术吧,还得练。”

  目送菜鸟小妞架着飞剑歪歪扭扭的离开,陆羽这才回过头来,在他面前是一座样式古朴的三层小楼,不过幸好不是浮空的,不然陆羽连门都进不去。他推开漆红大门走进室内,立刻就一个灰袍小厮迎上来笑道:“这位少仙,有什么吩咐?”

  小厮微微一怔,随即认真的打量陆羽一番,笑道:“贵客啊!快,快!屋里请。”说完引着陆羽进入内堂。

  内堂的空间不大,装饰摆设和陆羽看过的古装剧里差不多,一个四十岁左右年纪,脸色刚毅,满头银丝的男子端坐中央一个蒲团上,周身隐隐散着青芒。那小厮走上前去,低头小声在男子耳边嘀咕了几声。

  男子缓缓睁眼,从蒲团起身,走向陆羽,笑道:“郑老六可是我的老朋友,既然是他介绍你来的,想必是要置办一些小玩意把玩?来,来,过来坐!我叫金晨阳,朋友们都叫我一声金哥,你也叫我金哥就行。”

  “客气什么!”金晨阳说着拉陆羽到边上桌前坐定,然后低声道:“都来到这里,咱也就不避讳了,仙都玉牒那东西我能做,就是价钱上可能会有点贵,不过既然郑老六让你来找我,想必你也不在乎那点小钱。”

  金晨阳看到桌上一小堆灵石,脸色丝毫不变。不过陆羽察言观色,已经看出这位金哥眼中闪现的一抹惊异,金晨阳拿起其中一颗灵石,端详一阵,道:“想不到兄弟如此富裕,用不着这么多。”说着,金晨阳挑了几颗灵石收起,把剩下的推还给陆羽,道:“这些你收好,等会老哥我给你个灵石袋。”

  陆羽初入仙界,绝对是菜鸟中的菜鸟,他拿出这一把灵石也有目的,此刻见这位金哥并不贪婪,微微一笑,又拎出一颗递给他,道:“小弟初入仙界,什么都不懂,挺多事情还得向金哥请教。”

  一听说修为,陆羽顿时有些不自在,他将一路上编好的鬼话又跟金晨阳讲了一遍,不过这回只隐晦透露自己是某个名门后裔,并没有把姜梦瑶和道德宗搬出来。

  金晨阳听完也不疑有他,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本线装书出来,递给陆羽,道:“兄弟没有丝毫修为,这是个麻烦,在仙都恐怕寸步难行,这样!你手中灵石给我一颗,老哥先帮你筑基,起码要先修到养生境不是?”

  听到“筑基”,陆羽双目登时发光!他二话不说,忙从包裹里挑了一颗看起来最漂亮的灵石递了过去,金晨阳捻起灵石,微有难色,道:“兄弟果然什么也不懂啊,有灵石帮助,筑基轻而易举,但你这灵石蕴藏的灵气,我都消受不起,要是一股脑灌入你体内……”

  接着金晨阳就给陆羽讲起仙界的货币体系,原来他手中这些灵石就跟地球的金银差不多,通常情况下是不流通的,市面上都是用玉币作为一般等价物的载体流通。

  在经过金晨阳的一通讲解后,陆羽才明白,敢情自己果真是身怀巨富啊,那一包裹的灵石,能买洛轻尘那种浮空岛几十栋。

  陆羽一顿翻找,把包裹里最不起眼的只有指甲大小的灵石都翻出来,结果这一小块他的身体仍旧没法承受!

  金晨阳索性叫人拿着一颗灵石去换成灵气更稀薄的,顺便给陆羽弄来一个灵石袋,把兑换来的富余玉币和陆羽那包裹中灵石全都塞进去,又指着刚才拿出的那本线装书,道:“你把里面的法决看明白,我帮你筑基。”

  陆羽翻书一看,里面只是讲解一种粗浅的吐纳方法,看几眼也就明白了。他按照上面讲解全身放松、双目垂帘,将舌尖顶着上颚,运行一个周天,却没有半点效果。想想也是,如果任何人只要依着法决修炼就能轻易成功,那也就不存在下界和仙界的区别了。

  这时,只觉得心中忽然躁动不安,浑身火热,刚忍不住要放弃,就听到金晨阳喝道:“坚持住,我用天地灵气助你,要还不能成功,那仙界你也没法混了!”

  陆羽闻言连忙收敛心神,脸上那是咬牙切齿,汗珠顺着脑门额角哗哗往下淌,还没落地就蒸发成一片白雾!

  就在这时,只听到一声奇异脆响,陆羽感觉身体中有什么东西被一下冲开,紧接着浑身上下噼里啪啦接二连三一阵轻响,浑身虚脱,“扑腾”一声就瘫软在蒲团上。

  待重新睁开眼睛,周围景象着实把陆羽吓了一跳,他脚下仿佛尿崩一样,一大摊浑浊中掺杂腥臭的污水,而自己身上衣物尽湿,也挺像刚从河里被打捞上岸。不过经此变故,陆羽感觉神清气爽,五感更加敏锐,身体中也仿佛有一股悠长绵延的气息不住流转,那感觉非常之爽。

  金晨阳坐在一边呵呵直笑,道:“陆羽兄弟果然天资绝佳,祝贺你筑基成功,虽然只是肉身境最低级的养生阶段,但也算是仙界中人了。”

  金晨阳心想:“这倒也是,靠修炼捷径加充足灵气,一只猪我都能让他筑基,何况是人?”

  他深吸口气,恢复心神,递给陆羽一个玉简道:“这东西恐怕你还没看过,把心神注入其中,就能看到里面内容。老哥我现在去帮你鼓捣一块仙都玉牒来,你呆会儿把方才的吐纳之法运转几个周天,越多越好!刚刚筑基,要拓展你周身脉络,可助你快速突破养生境,对以后的修炼也有好处。”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六合彩开奖结果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
开奖号码| 本港台同步现场报码| 2018香港马会免费资料| 香港管家婆彩图资料| 扬红心水论坛一码一肖| 诸葛神算网| 六合大全心水论坛| 727244香港黄大仙跑狗| 红姐彩色统一图库99949| www.4524a.com| 一肖一码中特| www.85422.com|